IWC The Longest Flight

2019/07/11

曾經夢想當飛機師,最後還是事與願違,這是命運。但我不認命,試圖在香港考PPL,結果發現那是有錢人的玩意,在香港你沒有雄厚身家,不用想。不過在外國考,我只能在外國駕駛飛機,一年可以去幾多次呢?算了吧。但我還是很喜歡飛行,很羡慕可以駕駛飛機的人。

 

 

去年到英國Goodwood參加IWC的Pre-SIHH活動,本來有機會可以坐一坐Silver Spitfire,可惜天氣太差,飛行旅程變為flight simulator,實在可惜。不過,我們就有機會一睹這架經過兩年多時間才能修復並可以飛行的Silver Spitfire。

 

Matt Jones

經典戰鬥機

讓我們先重溫一下Spitfire戰鬥機的歷史。Spitfire是由英國飛機製造商Supermarine的首席工程師Reginald Joseph Mitchell設計,於1936年3月在英國南部的Eastleigh機場(即今天的Southampton機場)首度試飛。同年6月正式投入生產,到1938年中,第一批共310架Spitfire戰鬥機正式交付英國空軍,當時每架造價大約是9,500英鎊。Spitfire屬於短途攔截式戰鬥機,只有單座位,擁有橢圓形機翼。其中一款Spitfire Mark IX型號的戰鬥機,機身長度9.46米,機翼闊度11.22米,配備馬力高達1,650匹的Rolls-Royce Merlin 63引擎,在海拔7,600米時的最高速度可達每小時656公里,最遠飛行距離約1,500公里。由於流線型設計的機體和大馬力的引擎,令Spitfire戰鬥機的速度、操控和性能表現均特別出色,瞬即成為英國皇家空軍的新寵。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更被盟軍廣泛採用,例如加拿大皇家空軍和美國空軍等,為二次大戰立下不少汗馬功勞。直至1948年2月正式停產為止,一共製造了20,351架不同版本的Spitfire,包括一款兩座位訓練用戰鬥機。時至今日,仍然有五十多架可作飛行用途的Spitfire戰鬥機存在,在航空博物館裡展出的亦為數不少。

 

 

飛行創舉

兩位英國飛行員Steve Boultbee Brooks和Matt Jones,計劃於2019年駕駛Silver Spitfire戰鬥機環繞世界,飛行距離長達43,000公里,並會跨越30個國家。整個旅程需要有補給飛機的協助,分約100段航程,歷時超過兩年時間才能完成。他們將駕駛的Silver Spitfire,是兩人於博物館找回來的,在1943年製造,服役期間飛行超過50次,所有部件都經過拆解、翻新,並重新裝嵌,整部戰鬥機也經特別拋光處理。這項復修工程由14名專家,經過兩年多時間才能完成。他們把這項計劃命名為The Longest Flight,並得到IWC的支持,今年八月在Goodwood Aerodrome起航,先穿越冰島抵達加拿大,再經過美國、阿拉斯加、俄羅斯、日本和印度,最後從中東返回歐洲。途中會停靠多個國家,當中包括美國波士頓和洛杉磯、日本東京、中東阿布扎比和法國巴黎。當然,整個計劃仍然存在很大變數,因為一切都要視乎當時的天氣環境,以及很多不可預知的問題,這是一項挑戰極大的壯舉。

 

 

Matt Jones

機師訪問

為紀念IWC位於尖沙咀1881的專門店開幕10週年,品牌在1881廣場舉辦了Silver Spitfire展覽,展出了一架1:1的Silver Spitfire模型。而將參與The Longest Flight旅程的其中一位飛機師Matt Jones,更遠道從英國來參加今次活動,我們就趁這個機會訪問了他。

(Left) Pilot’s Watch Spitfire Chronograph 2006, (Right) Pilot’s Watch Spitfire UTC 2003

 

 

Matt Jones是Goodwood的Boultbee飛行學校的共同創辦人、董事總經理兼首席機師,也是今次The Longest Flight旅程的其中一位機師。早於英格蘭Devon郡 Exeter School讀書時,已在英國皇家空軍的Combined Cadet Force學習駕駛Chipmunks小型飛機。在紐卡素大學修讀土木工程學之後,加入倫敦的一所投資銀行工作。不過,他自稱自己很百厭,從來都長不大,不習慣投資銀行刻板的工作,於是辭去高薪厚職並向自己的飛行夢想進發。他遠赴美國,考獲FAA(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的多個商業飛行駕駛導師資格,包括CFI(Certified Flight Instructor)、CFII(Certified Flight Instrument Instructor)和MEI(Multi-Engine Instructor)。回到英國後,便取得CAA(英國民用航空管理局)的ATPL(Airline Transport Pilot License)資格。他曾經在盧頓的一間商用飛機管理公司Hamlin Jet工作,現在就負責駕駛Lear45商用噴射客機和Squirrel直昇機。Matt第一次駕駛經典小型飛機是在紐西蘭的Gore,那是一架Tiger Moth雙翼機,於1930年代首次面世。現在,他還是經驗豐富的Spitfire戰鬥機駕駛員。

 

 

(Left) Pilot’s Watch Chronograph Spitfire 直徑41毫米鋼製錶殼,襯黑色錶盤,搭載69380自家研製自動機芯,備計時和星期日曆顯示功能,4 Hz擺頻,動力儲備約46小時。售價約$46,300。 (Right) Pilot’s Watch UTC Spitfire Edition “MJ-271” 直徑41毫米銅製錶殼,襯綠色錶盤,搭載82710自動機芯,備第二時區時間顯示加日曆功能,4 Hz擺頻,動力儲備約60小時。限量271枚,售價約$74,300。

 

 

Matt也跟我分享駕駛Spitfire的心得,他說:「其實Spitfire是一架頗易駕駛的飛機,你需要熟習一下起飛的技巧,留意一點細節,就不會太困難。至於直線飛行、轉彎、爬升或下降,Spitfire都是靈巧和容易駕馭的飛機。不過,要把一架Spitfire安全地降落卻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情。由於飛機本身的設計,以及降落時機頭的仰角,勞斯萊斯Merlin引擎會完全阻擋了跑道的視線,令降落的難度大大提高。」這點我十分明白,因為我的弱項就是降落。Matt也提到IWC對今次飛行旅程的支持,除了金錢之外,還在宣傳上提供了莫大的幫助。現在飛行旅程的籌備工作還在進行中,雖然有很多事情已經辦妥了,但仍然有不少東西要預備,有些更未到最後一刻都未必知道進展如何,例如有不少機場升降的許可,可能要在旅程開始前一兩天才會知道,這也大大增長了他們計劃的難度。而且,Silver Spitfire要不斷地檢查和保養,這是一件不會完的工作,否則飛行就會有危險。至於在旅程途中,他們預計要面對的最大挑戰有是什麼呢?Matt說:「最大挑戰是天氣,我們必須要遇到晴朗的天氣,才能安全地駕駛Silver Spitfire。其次就是不同國家、不同空域的不同規例,我們要滿足他們的要求,才可以在不同地方的機場升降。另外就是燃料,Silver Spitfire所用的燃料,跟汽車用的完全不同,也跟渦輪引擎民航客機所用的高辛烷值燃料不同,不是每一個國家或機場都可以找得到。就算有,又可能要從燃料供應站特別運送到機場讓他們作補給之用,所以要先作好周詳的計劃。」這趟飛行旅程,由籌劃到出發,再由起點去到終點,都絕對不會是一件容易的事,衷心希望他們能夠順利地完成這項壯舉。

 

 

Pilot’s Watch Timezoner Spitfire Edition “The Longest Flight” 為了紀念這次飛行旅程,IWC推出了一枚Pilot’s Watch Timezoner Spitfire Edition “The Longest Flight”特別版腕錶。直徑46毫米鋼製錶殼,黑色錶盤,搭載82760自動機芯,備24小時世界時間和日曆顯示功能,4 Hz擺頻,動力儲備約60小時。限量250枚,售價約$102,000。這枚Timezoner腕錶,比2016年推出的那一款,錶盤設計更簡潔,清晰易讀,相信更適合兩位飛行員在The Longest Flight旅程中使用。

 

 

 

相關文章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