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Orange Celebration
Location: Antarctic
Photographer: David Doubilet

Rolex & Exploration

2019/06/26

全球氣候暖化,海水溫度上升,冰川融化,多樣物種尤其是海洋生物面臨危機,不要以為與你無關,長此下去,人類亦不能幸免於難。

 

Title: Shelter
Location: Coral Triangle, The Equator
Photographer: David Doubilet

 

Title: Fire and Ice
Location: Arctic
Photographer: David Doubilet

 

Title: Ice Island
Location: Arctic
Photographer: Michael AW

 

Title: Van Gogh on Ice
Location: Arctic
Photographer: Michael AW

 

 

氣候變化與海洋

 

我不是專家,這裡所寫的資料,都是節錄自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的網站,想知得更多,可以上他們的網站詳細查閱。

 

海洋佔地球71%的表面面積,為約200萬個不同物種提供棲身之所。海洋可以吸收約25%人為產生的二氧化碳和超過一半的太陽輻射,防止熱力困於大氣層,從而緩減溫度上升,調節全球氣候。海洋可為我們提供需用的一半氧氣,支撐人類生活。可想而知,海洋對全球生物包括人類的重要性。可是人類不斷浪費天然資源、製造垃圾、排放大量二氧化碳,不斷污染空氣、污染環境、污染海洋。全球氣候暖化,使兩極冰川加速融化,同時令海水受熱膨脹,令海平面大幅上升。據科學家估計,至2300年時海平面可能會上升80厘米,若位於格陵蘭的冰川完全融化,更會上升7米。海平面上升對海洋生態系統影響極為嚴重,因為海水上漲會阻隔陽光照射沿岸的植物及藻類,甚至淹沒沿岸的高生態價值地點,例如紅樹林。全球氣候暖化同時令海洋酸化,不再適宜海洋生物居住。自工業革命起,海洋酸鹼度已經由8.21度下降至8.10度。變酸的海水令魚類及不同的海洋生物更難吸取氧氣,威脅牠們的生存。酸化海洋也會減慢貝類、蟹、龍蝦及珊瑚等生物鈣化,令他們的外殼變薄,減慢生長速度。如果酸化情況加劇,珊瑚碳酸鈣骨骼甚至會溶解。在海洋酸化、氣溫上升及珊瑚白化等多重影響下,全球漁業也難免受波及,熱帶地區的魚類預計在2050年前將減少達40%。

 

珊瑚礁是全球氣候暖化的最大受害者之一。由於珊瑚對溫差及海水酸鹼度非常敏感,即使是輕微增溫及酸化都能令牠們出現大規模白化,繼而死亡。珊瑚礁是重要的海洋生態環境,孕育著全球超過四分之一的海洋物種,包括4,000種魚類及700種珊瑚。受氣候變化影響,全球已有超過一半的珊瑚礁在過去30年消失。氣候變化同時會影響海洋生物的代謝、生命周期以至生活方式。例如海龜的性別取決於孵化環境的氣溫:溫度愈高,雌性出生的比率便愈高。因此,全球氣溫上升會令海龜出現了女多男少的性別失衡現象,直接威脅牠們的繁殖。最新的研究發現,由於氣溫上升﹐澳洲北大堡礁有超過百分之99的初生綠海龜為雌性。另一個例子是冷水魚類,牠們因海水暖化而遷徙至接近南北兩極較冷的水域。

 

Title: Comfort
Location: Arctic
Photographer: Jennifer Hayes

 

Title: Bear with Me
Location: Arctic
Photographer: Jennifer Hayes

 

Mission Blue

 

為了保護地球生態,我們必須共同努力,而其中一個致力保育海洋的機構就是Mission Blue。這個機構是由海洋生物學家Sylvia Earle博士創立,並得到勞力士的支持,旨在建立全球海洋保育Hope Spots的網絡,對物種保護相對重要的海域,或是當地人依賴健康海洋環境生存的地方,加強保育。而Elysium Epic Trilogy三極探索計劃就是Mission Blue所支持的其中一個項目,由著名攝影師Michael AW發起,透過南極、北極和赤道的探險,讓人認識全球變暖與海洋變化的密切關系。他們於四月份在北京、上海和成都舉辦相片展覽和座談會,我們就獲勞力士邀請參加上海站的活動,並有機會訪問計劃的兩位參與者Sylvia Earle博士和David Doubilet先生。

Dr. Sylvia Earle (Photo: Rolex / Alexandre de Brabant)

 

Dr. Sylvia Earle

 

Sylvia Earle博士不僅是一名美國海洋生物學家,還是潛水員、作家、講師及國家地理學會認可的探險家。Dr. Earle從事水底探險工作超過50年,17歲便開始潛水,至今從未間斷。她帶領多個海洋探險隊,致力為海洋生態系統與深海環境探索技術的研究工作而努力。1970年,她帶領全球第一支女性潛水員隊進行Tektite II海洋探險計劃,對長期生活在海底建築物中的人體健康影響進行測試。這次計劃便得到勞力士在裝備上的支援。到1982年,地便開始成為勞力士代言人,並曾兩次擔任Rolex Awards for Enterprise的評審委員之一。1998年,她被《時代》雜誌評為Hero of the Planet。她亦於2009年獲頒TED獎,表揚她在推動全球變革方面的貢獻。之後,她發起了Mission Blue計劃,提倡Hope Spots海洋生態保育。

 

什麼原因令Dr. Earle創立Mission Blue呢?是她看到人類對大自然的破壞實在愈來愈嚴重。人類發現石油,為生活帶來重大改變,但同時亦帶來大量的二氧化碳排放,以及嚴重的環境、海水和空氣污染。而且過度消耗海洋資源,例如過度捕魚。再加上過度砍伐樹木,令全球氣候暖化。亦直接令海水溫度上升,珊瑚礁出現白化死亡,影響海洋生態。如果我們不再面對和解決問題,暖化只會日益加劇,平均溫度將會愈來愈高。還來得及嗎?Dr. Earle說:「我們還有一點時間,但實在不多,所以要盡快做,能夠救多少就救多少。」她指出,10年前開始為Mission Blue尋找Hope Spots時,地球受保護的海洋水域大約只佔3%,到明年,他們應該可達到10%的目標。她亦期望到2030年,保護的海洋水域可達至30%。其實每一個人或團體,都可以向Mission Blue申請把某海洋水域劃為Hope Spot,但必須通過他們一班專家的研究和審視,還要跟當地政府商討,過程漫長亦不簡單,她的成長地Florida西岸和三藩市海灣,到最近才被劃為Hope Spots。而且,他們在確立Hope Spots時,所面對的困難和挑戰可不少,尤其是與各國不同的政府部門討論如何制訂不同政策和法例,例如在捕魚方面。不過,最困難的是,如何遊說當地人民尊守該等政策和法例。捕魚法就是一個好例子,漁民大多不會尊行合法捕魚,以至鯊魚、石斑和吞拿魚等魚類數量大幅下降,假以時日甚至瀕臨絕種。提到勞力士的支持,Dr. Earle形容:「勞力士、Mission Blue和我,大家都抱著相同的價值觀和信念,不單只讓我們有完全的自由度去推行任何計劃,還在經費和可靠潛水裝備上的支援。到現在,我仍然戴著我的勞力士Oyster Perpetual腕錶去潛水。」

 

David Doubilet (Photo: Rolex / Alexandre de Brabant)

 

 

David Doubilet

David Doubilet是著名的美籍水底攝影專家,1971年,David在《國家地理》雜誌上發表首篇文章,之後被委任為該雜誌的御用攝影師。從紅海到南太平洋、從日本的駿河灣到加州的蒙特利灣,以至南極洲,David的鏡頭都捕捉過不少美妙景象,讓大眾對海洋及海洋生物更為著迷,並鼓勵他們積極保育海洋。David自1994年起擔任勞力士代言人,同時也是Rolex Awards for Enterprise的評審委員之一,他至今出版過十多部以海洋為主題的著作。

 

出生於紐約,一個對水底攝影來說完全風馬牛不相及的地方,David年輕時喜歡在暑假出外探索,對大自然生物特別感興趣,尤其是蜘蛛、海星等。在當醫生的父親鼓勵和支持下,他愛上了水底攝影。David的太太Jennifer Hayes是一位生物學家兼攝影師,也是他的好拍檔,他們倆一起工作,一起構思不同的故事主題,用照片帶來震撼的影響力,開闊觀眾的眼光,讓他們了解更多。現今科技發達,很多攝影師都採用數碼相機,David也不例外,他說:「我們在海底用的攝影器材,跟在陸地用的沒有分別,唯一我們喜歡用的,就是超廣角鏡頭,因為那可以讓我們在影像中看到更多。」在他的水底攝影經歷裡,最難忘和最具挑戰性的一次是在Okavango Delta,Okavango River流經安哥拉、納米比亞北部和博茨瓦納北部,與卡拉哈里沙漠形成一個三角形。有朋友建議他去挑戰那條充滿危險的河流,那裡有兇猛的鱷魚和犀牛,在拍攝的過程中,他們遇上一條5米長的鱷魚,雙眼瞪著他們,像黑暗中兩道火光,還向他們游過去,把他們嚇破膽,但他們卻拍到很多鱷魚的漂亮照片。在每次拍攝前,David都會計劃好要拍什麼,要帶什麼合適的器材,不過有時都會有出乎預料的驚喜。David一直都是勞力士的擁躉,有過一隻Submariner,在1978年買了一隻Sea Dweller,現在成為太太戴的錶。之後就是另一枚Sea Dweller和當天他手上的Deepsea,他喜歡Deepsea的堅固和可靠,會帶著它去進行水底攝影任務,那是他的電子潛水儀器以外的「求生降落傘」。

 

Title: Toy
Location: Coral Triangle, The Equator
Photographer: Jennifer Hayes

 

Title: Hitching a Ride
Location: Coral Triangle, The Equator
Photographer: Michael AW

 

 

勞力士與探索

 

自20世紀初開始,勞力士便不斷支持人類和多個團體對地球進行不同的挑戰、探索和研究,第一位是1927年的英國女士Mercedes Gleitze,品牌創辦人Hans Wilsdorf先生就為她提供了一枚Oyster防水腕錶,讓她在游泳橫渡英倫海峽的挑戰中佩戴。在往後的九十多年中,品牌支持過不少人去打破多項長時間保持的紀錄。除了以上介紹的Dr. Sylvia Earle和David Doubilet先生外,還有為人所熟悉的James Cameron、美國攀山專家Ed Viesturs、比利時極地探險家Alain Hubert、法國潛水技術公司Comex、海洋研究機構Our World-Underwater Scholarship Society、摩納哥王子Albert II創辦的環保機構轄下的Monaco Blue Initiative、英國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等。

相關文章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