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rs
  • Rémi Maillat

Rémi Maillat

Krayon Everywhere 日出與日落

2018/11/26

自小老師就教「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天亮就要去耕田,去上班,去上課,天黑就回家吃飯休息。長大後才發現現實根本不是這樣,而是日出日落都要工作。雖然不分晝夜,但日出日落對我們來說,仍然十分重要。

 

早前Krayon的創辦人Rémi Maillat,便帶了他的新作Everywhere腕錶來香港,那是一台戴在腕上、以複雜的機械結構計算出不同地方日出日落時間的精密機器。

 

émi的父親是一位在鐘錶業裡專門研究摩擦學的學者,母親是一位數學家,他就集父母倆之大成,在Locle修讀微型機械和微型技術工程學。畢業後,Rémi加入了卡地亞工作,專門負責研究複雜機芯,其中一款出自他手筆的腕錶就是Mysterious Tourbillon Minute Repeater。他在卡地亞工作了六年,於2013年離開,並於同年底創立Krayon,為其他品牌提供機芯研發的顧問服務之餘,也開始研發自己的腕錶。我問他為什麼要把自己的品牌叫做Krayon,他說Krayon是「crayon」意思,即pencil。他就是利用鉛筆去把設計靈感勾畫出來,那是創作的開端。

 

那麼,為什麼Krayon第一枚代表作的主要功能是日出日落時間顯示呢?Rémi說,每天的日出日落時間,對從前的製錶師,是極為重要的,因為他們要靠日光來工作,是真正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而且坊間上還未曾出現一枚以機械結構運作,去到世界任何一個角落,都可以計算出準確的日出日落時間的腕錶。於是,Rémi就花了足足四年時間進行機芯研發,並於2017年推出他的第一款腕錶Everywhere。

 

Everywhere的機芯結構極為複雜,但錶盤上的顯示清易讀,這樣複雜的腕錶,卻一點雜亂感都沒有。晝夜的長短,是由兩塊重疊的微繪藍寶石水晶玻璃來顯示,淡黃色部分是白天,藍黑色部分是黑夜,而日出和日落的確實時間,就以兩個不同顏色部分的邊界來指示,清楚易明。至於日出日落時間上的藍白色三角形,是小時指示;中間的藍色大指針,是分鐘指示。在12時位置的小錶盤上,短針是指示UTC(Coordinated Universal Time)和DST(Daylight Saving Time),簡單來說,即因應冬夏令時間調節的不同世界時區;而長針則指示經度。在6時位置的小錶盤上,藍色的短針指示月份,藍色的長針則指示日期。在中間藍色大指針左邊的銀色長指針,是指示緯度,右邊的則是function selector的指示。只要按步就班地把錶盤上的所有資料調校正確,包括時、分、日期、月份、經度、緯度、UTC,就可以準確地顯示出晝夜的長短,以及日出和日落的確實時間。

 

難,只要操作錶冠和錶殼側8點位的按鈕,便可以輕易做到。首先你當然要知道一切的正確資料,例如身處地方的經緯度和已計算DST的UTC時差,例如香港是22.40°N和114.11°E,UTC時區是+8;還有現在的時間日期啦。錶冠未拉出的狀態是上鍊;錶冠拉出一格後,便可以調校時和分;錶冠拉出兩格,再配合8點位function selector的按鈕,分別調校日期和月份(Date)、緯度(LAT)、經度(LONG)、時區時差(UTC),那便完成了。聽落去好像有點複雜,但其實一點都不難。

 

至於機芯的原理和結構,請不要問我,就算Rémi肯花四年時間為我解釋,我都根本沒可能聽得懂。我唯一知道的,是裡面包含了Equation of Time的功能,並以真太陽時為計算基礎,其他的我都一概聽不懂。

 

腕錶的白金錶殼直徑43毫米,厚度11.70毫米。搭載USS(Universal Sunrise & Sunset)機芯,由多達595塊零件組成,直徑35.40毫米,厚度則只有6.50毫米。備22K金微型擺陀,3 Hz擺頻,動力儲備約80小時。Everywhere的售價約為600,000瑞郎,如果想要unique piece,可考慮錶殼和錶圈鑲上方鑽,又或者在錶殼上以人手雕刻花紋,售價另議。腕錶並沒有限量,但一個只有三人的團隊,每年只能夠生產約五至六枚,而且每一枚都結構複雜之餘,所有零件都經過細緻打磨,那又怎會不花時間呢,大家要耐心等待,也要多支持這些很有心的小眾獨立品牌。

相關文章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