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rs

One of the Best Watch Brands 寶格麗躋身最強

2018/05/03

今天應該再沒有人關注什麼十大名錶吧。除了大家對高級腕錶的認識更深之外,就是十大在今時今日都可能太多了。超級有錢的,世界怎樣轉變,他們都能適應。其他人,在資源愈來愈有限之際,五大已經綽綽有餘。那麼,有沒有五大名錶?

佘宗明 PHOTO: LEWIS WONG

曾多次批評這種ranking取態,因為實在莫衷一是。究竟應該以什麼準則來評價?從品牌規模?從年產量?從平均營業額?從平均售價?從得過什麼獎項?從歷來有多少專利發明?從推出過多少款複雜傑作?從有沒有製作大小自鳴為基準?從二手價格或拍賣成績?從究竟有多少人認識?從有多少錶評家推崇?以上準則全部都是客觀數據,全部都可以量化出來,沒有一廂情願,沒有私相授受,亦很難弄虛作假。但問題是,首先根本就沒有這樣的調查,誰會做?誰能夠做?實在是浩瀚工程,萬水千山呀!另外就是準則中亦有互相矛盾的地方。所謂名錶,當然是指高級品牌,平均售價高自然較高級,可精品自然不能量產,那麼規模細好還是規模大好呢?以前對什麼排名不以為然,可今天我卻想做一個排名。

四大名錶

在個別範疇獨領風騷,成績可有目共睹。根據福布斯2017年的數字(我只找到這個),勞力士2017年的銷量是45億美元,年產約一百萬枚腕錶。同樣在去年一個拍賣會上,保羅紐曼親自擁有的一枚Paul Newman版Daytona就以接近1,800萬美元成交,成為至今最貴的腕錶。不過百達翡麗的Henry Graves超級複雜袋錶仍然以2,400萬美元高踞袋錶拍賣價之首。不過寶璣的1160袋錶,更標價3,000萬美元,我當然不知道有沒有售出。如果從平均售價來衡量,百達翡麗平均一枚錶接近四十萬,很不得了?而愛彼則排第二,約35萬。很多網站都是這樣寫的,也許他們不知道世上有Greubel Forsey和Richard MIlle吧。每一個階別要選一個品牌還不算太難,畢竟有根有據,白紙黑字。但要綜合各項數據去選就困難得多。就好像任何電影頒獎一樣,要選最佳男女主角或最佳攝影等技術獎項還算相對容易和客觀,但要選最佳電影就傷腦筋了。能成就最佳電影,不應該八面玲瓏嗎?不應該面面俱圓嗎?不應該在各項準則上都有超水準的水平嗎?簡單來說,就是夠平均。要成就一個最佳腕錶品牌,也應該是這樣吧,一樣要平均水準夠高。那麼何謂平均?複雜的跟入門的都有?斯文的跟運動的都好?這樣都可以,但你真的試想一下,可能經篩選下來的選擇仍有不少。我認為最理想的平均,是男女裝都好。你又再試想一下,有什麼品牌,是男裝女裝並駕齊驅的?
男女裝都一樣受歡迎還不算難得,可男女裝都有複雜作品就十分罕有了,你能想得出多少品牌有此能耐?百達翡麗有不少女裝複雜錶,寶璣的Reine de Naples被公認是近年最好的女裝錶之一,積家都有女裝的陀飛輪和三問,接下來還想得到其他嗎?不錯,寶格麗都是其中之一。如果從這個準則去評選,當今最佳品牌,五大也湊不夠數,只有四大,就是百達翡麗、寶璣、積家和寶格麗。

男帝女后

過去憑藉Daniel Roth和Gerald Genta的加入,自從擁有Le Sentier廠房的專業人才和know how,寶格麗過去十年都不斷製作複雜款式,甚至是當今少數有能力製造大小自鳴的錶廠之一。近年他們製作超薄腕錶的技術就更厲害,Octo Finissimo的鋒芒也實在大亮,以致出現類似皇家橡樹的情形,皇家橡樹代表愛彼,Octo Finissimo就代表Bulgari。雖然不少品牌都以製作超薄款式為榮,百達翡麗又好愛彼又好伯爵又好,甚至F.P. Journe都強調機芯一定要薄。不過,今天,最薄,就是Octo Finissimo。他們一開始就胸有成竹,知道他們可以在超薄領域上傲視同儕?我不知道,所以我問他們的總裁Jean-Christophe Babin,他答:「我們的根始終是女士的珠寶首飾,那麼對於發展以男士為主的機械腕錶時,我們須要為男裝腕錶樹立一個明確的身份角色。女裝腕錶有Serpenti,那麼男裝腕錶又如何呢,我們想到Octo。接下來再想,不管女士的Serpenti腕錶還是珠寶首飾,都是時尚優雅;那麼我們要如何為Octo注入時尚優雅的氣質呢?這時我們就想到超薄功能。但我們也沒想過一定要打破什麼紀錄,只是做著做著,發現可以做得比以前更好,便跟著做罷了。」

相關文章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