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rs
  • undefined

undefined

今年要買哪一枚F.P.Journe?

2019/06/19

一個凹,一個凸,這樣就能互相配合。一個慢郎中,一個急驚風,或許更能互相遷就,更能互補長短。說的是F.P. Journe的Chronometre a Resonance。

佘宗明

 

 

年初到日內瓦去看他們的新錶,新作是Tourbillon Souverain Vertical。首先要自首,一開始時我以為是另一款立體陀飛輪,即兩軸的,即會有兩個方向轉。不愧為F.P.Journe,固執如昔,不做其他品牌造的,這枚不是已往那些立體陀飛輪,雖然好立體。依然只有一軸,只是由以前唱盤般轉來轉去,變成現在陀螺般的轉法。幹嗎會有新的陀飛輪?因為之前那一款是在1999年推出,來到今天已經是二十年,於是品牌決定將之停產。第一時間的反應是,如果還未有Tourbillon Souverain,是否應該立刻去買一枚。之前那一款130萬,新錶約190萬。可能要買pre-owned的了,新錶亦可能有排等。別叫我比較,我不懂,也不想。新錶基本上跟舊款有點相像,一樣是off-center的錶盤,我最愛新錶的地方,是將夾板變成錶面的一部份,這本來就是古老的設計,亦是品牌的設計特色。看錶面上的夾板,光從外形上比較,我更喜歡新款。

 

 

之後四月尾的時候,新錶來港亮相。同場竟還有一枚新錶,就是Chronometre a Resonance的新版。其實這可以算是第三代,第一代是兩個時分針盤,兩個都是12小時制式。之後第二代換成左邊用轉碟,而且變成24小時制式。2019年的新版,又換回兩個行針盤,而左面的則保留24小時制式。我個人喜歡一個analog一個digital,但原來有人覺得兩個一樣才算對稱。
不過正如我一開始時說,Resonance就是利用共鳴作用去調節兩個機芯,一個快一個慢,結果就剛剛好。所以我覺得一個行針一個行盤更陰陽調和。Anyway,明年就輪到Chronometre a Resonance的二十周年,existing的可能又停產。如果我一定要二擇其一的話,共鳴比陀飛輪更重要,更unique,更有歷史價值。而且十分抵哩,才六十餘萬。

相關文章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