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rs
  • Freak Vision

  • CEO Patrick Pruneaux 先生

  • Freak Out Full Black

  • Freak Out of the Blule

  • Diver Chronometer Dark Blue

  • Diver Chronometer Great White

  • Executive Tourbillon Free Wheel Rose Gold

Freak Vision

CEO Patrick Pruneaux 先生

Freak Out Full Black

Freak Out of the Blule

Diver Chronometer Dark Blue

Diver Chronometer Great White

Executive Tourbillon Free Wheel Rose Gold

Ulysse Nardin Freak me out!

2019/01/18

這幾年間,很多腕錶品牌的管理層都有大改動,在我眼中,變得最有活力的品牌之一,是雅典錶。不單只活動和推廣,就連產品,都變得有活力,有生氣。

 

 

早前品牌在上海世博創意秀場舉辦了一個名為Freak me out的活動,把會場佈置成一個海底世界,展出多款不同系列的新腕錶。由酒會區域經過一條小隧道,那裡是鯊魚體內的一個空間,有骨架輪廓,陳列著不同年代的Freak腕錶。經過小隧道之後,先會看到四座獨特的展示柱,裡面有活生生的水母在游走,下面各有四枚不同款式的Freak腕錶。之後就是一個大舞台,上面吊著一條巨型大白鯊。節目開始時有穿著螢光衣的舞者表演強勁的舞蹈,之後就有品牌的管理層,配合著三邊大銀幕的影像,介紹品牌的歷史和產品。最後就是有DJ打碟,有酒有小食的after party。
今次活動中,雅典錶陳列了多款不同的腕錶讓嘉賓欣賞,有第一款搭載自動機芯的Freak系列腕錶Freak Vision;有四款不同顏色和物料配搭的Freak Out,包括Freak Out Full Black、Freak Out Black Gold、Freak Out of the Blule和Freak Out Blue Gold;有剛推出的Executive Tourbillon Free Wheel Rose Gold;有同為Executive系列的Executive Skeleton Tourbillon Magic Black;還有四款首次亮相的Diver Chronometer Collection,包括Dark Blue、Full Black、Great White限量版和Monaco限量版。
在離開上海之前,我們把握機會,跟品牌的新任CEO Patrick Pruneaux先生做了個簡短的訪問。先簡單介紹一下Patrick,他的職業生涯由酒開始,先加入倫敦的Diageo,之後加入LVMH負責拉丁美洲酒類銷售工作。離開酒類行業後,他加入Tag Heuer,曾負責不同範疇的工作。在2017年加入Kering Group成為Ulysse Nardin的CEO之前,他在Apple工作三年多。現在,他同時掌管集團旗下兩大歷史悠久的高級製錶品牌Ulysse Nardin和Girard-Perreguax。
首先跟Patrick聊起品牌的新人事,他表示無論在總部或是國內團隊,都很樂於見到品牌能夠吸引不同行業的年輕人來加入,這樣可以為品牌帶來新的衝擊和啟發,新的構思。他認為今天的雅典錶,已經不單只屬於腕錶市場,而是屬於奢侈品市場;腕錶也不單只屬於功能性的產品,同時也屬於奢侈品、飾物、一件能夠代表你個人性格和品味的物件;競爭對手已不再限於其他腕錶品牌,而有可能是跑車、服裝,甚至於豪華假期。所以,來自不同範疇同事,也可以為品牌帶來不同的經驗和資訊。Patrick曾經在Apple工作,而Apple Watch亦是他的推廣產品之一。他覺得很多人認為智能腕錶不能跟機械腕錶競爭,但實際上它們正在激烈地競爭著,不過智能腕錶同時也在幫助機械腕錶發展,以Apple Watch為例,價錢便宜,入門門檻低,令好些不戴錶的年輕人開始戴錶,那是一件好事。到他們漸漸成長,認為腕錶可以代表他們的形像,就會開始追求更emotional的高級機械腕錶。所以,他認為高級機械腕錶,仍然擁有美好的前景。Patrick也認為,無論是在推廣或者銷售層面上,digital已經是不可或缺的發展方向,腕錶市場已經落後於不少其他行業了。所以,網上商店是事在必行的。另一個近來火熱的問題,就是兩大錶展的未來,而Patrick就明確表示,他們會繼續參與SIHH,不過,錶展當然要不斷改進,要更聚焦於end consumer,要更有創意。Patrick現在掌管著Kering Group的兩大高級製錶品牌雅典錶和芝柏表,最後要問他的,當然是兩個品牌的未來發展,又會否有資源整合的情況出現呢?他表示,兩個品牌在價格層面上,確實存在著互相競爭的情況,但在歷史發展和產品定位上,兩者卻截然不同,例如Diver與Laureato,又例如Freak與Bridges。所以,在同時管理兩個品牌時,會比較容易。但他不打算把兩個品牌的資源整合,因為兩個品牌的發展和機芯構造都很不同。大家應該不會看到有雅典錶cross over芝柏表的怪胎出現。
Patrick是個很喜歡運動的人,滑雪、潛水,甚至在日內瓦湖游冬泳,我也有興趣跟著他去試一次。

相關文章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