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ake-Marin 在英式幽默與嚴謹之間

  • (右)Crazy Skulls
屬於較玩味的Cabinet des Mystères系列,腕錶採用鉑金及鈦金屬製的Piccadilly錶殼,機芯有72小時動力儲備,錶殼直徑42毫米,定價約$3,366,000,造了黑骷髏及灰骷髏各一枚。 || (左)One & Two
今年Speake-Marin新作之一,
屬於品牌走classic路線的J-Class系列,採用品牌新的自家機芯SMA01,有38及42毫米兩個尺碼,有紅金及鈦金屬兩款。SMA01自動機芯用micro-rotor,有52小時動力儲備,1時半位置有小秒盤。機芯作全鏤空處理,布局帶點古風。One & Two鈦金屬42毫米款定價約$145,000,限量發售。
  • (右)Jumping Hours Steel & Gold
與左邊的Triad同樣屬於Cabinet des Mystères系列,可以見到時間的表現方式與別不同,兩者都是比較舊的作品。在2、4、6及
8點位置都有品牌Foundation Style的指針,連接著一些星形的齒輪,中間長的是時針和秒針,每15分鐘四根小指針便會順序逐一跳一下。機芯有5天動力儲備,用鋼配紅金製的Piccadilly錶殼,直徑42毫米。定價約$722,500。

(左)Triad Steel & Gold
Triad的讀時方式好似很花巧,其實不然,他不是三地時間腕錶,只是三個時盤而已,走時是同步的。用自動機芯,錶徑42毫米,
這個金鋼款售價約$212,500。
  • Face to Face Tourbillon
紅金製的Piccadilly錶殼,備陀飛輪,機芯用鉑金製micro-rotor,
有72小時動力儲備。錶圈鑲有36顆方石,共重約2.16克拉。
錶盤以化學方式蝕刻上骷髏圖案。此款定價約$1,393,200。

Speake-Marin是錶壇少數有英國根源的品牌,沒錯Speake-Marin是一個瑞士鐘錶品牌,但他的創辦人Peter Speake-Marin卻是英國人,從英國移居到瑞士創立自己的鐘錶品牌,所以Speake-Marin既有瑞士優秀的製錶技術,也不忘在細節上表現出一點英國的紳士氣派與睿智幽默。

Renee   Photo: Lewis Wong

沒有Speake-Marin的Speake-Marin

Peter Speake-Marin在倫敦成為了一位製錶師後,便去了瑞士Neuchatel的WOSTEP深造,其後再回到倫敦發展,頭一年他做過勞力士、伯爵和歐米茄的製錶師,之後六年在古董鐘錶店Somlo Antiques當古董鐘錶修復工匠。七年後亦即1996年他去到瑞士投身當地鐘錶業,參與過Renaud & Papi的研發與製作,2002年終於以自己的名字創立了Speake-Marin這個品牌。然後16年之後,Peter決定離開這個以自己名字擔綱,由自己一手一腳培育到今天亭亭玉立的品牌,今年六月份他正式宣佈離開。
其實品牌早就賣盤給一位投資者,但Peter一路有繼續打理他的品牌,這裡介紹到的這批新作與半舊作,全部都是Peter在位時籌劃的作品,故此未能反映Peter離開後對品牌的影響。然而這批新品還是顯得比舊作更精煉,風格更強烈,也令人更婉惜Peter的離開。不過Peter的離開,卻對廣大錶迷是一件好事,因為他已經正式開展了他的新事業 ─ 他創立了The Naked Watchmaker網站,不是叫製錶師上來脫衣服的意思,而是說這個網站將會赤裸裸地將作為製錶師的他畢生接觸過令他印象深刻的腕錶,他在製錶界所學到的,原原本本,毫不保留,免費的,都放到網上跟大家分享。
他在網站上自傳式地講述他創立The Naked Watchmaker網站,源於他在Somlo Antiques當古董鐘錶修復工匠的經歷。那個時候他為每一枚曾經出現在他案前的古董鐘錶拍照,用Mamiya大底機加寶麗來菲林拍攝,仔細記錄了修復前和修復後的鐘錶的模樣,現在這些鐘錶都可以在The Naked Watchmaker上面看得到。Peter希望這個網站可以聚集到一班真正熱愛鐘錶,想要鑽研鐘錶機械,對古今鐘錶都有興趣的同好,一同分享那些已往被視為insider secrets的知識與經驗。不知道業界怎樣看Peter的新舉措,但對錶迷來說,這絕對是一個你非看不可的網站。

巨變前的精作

Peter離開前,Speake-Marin其實顯得頗活躍,找來皮雅斯布士南(Pierce Brosnan)做代言人,今年SIHH他還去到品牌的展館宣傳。新作雖然不多,但今年來的一枚Crazy Skulls卻令人很有驚喜。大約十年前Peter決定把骷髏頭放到Cabinet des Mystères系列,十年後骷髏頭已經成為品牌一個標誌性的元素,你可以看到較舊的Face-to-Face也用了骷髏頭圖案。Peter去年推出的Renaissance Tourbillon Minute Repeater首次將陀飛輪和三問兩大複雜功能集於一身,向其舊作The Foundation Watch致敬之餘,也總結了他在Somlo Antiques當古董鐘錶修復工匠的旅程。
Crazy Skulls則更上一層樓,在兩個骷髏頭加入了開合機關,只有在腕錶打簧報時的時候,用兩個骷髏頭併成的心形機關才會打開,讓你看到下面的陀飛輪。而一向非常能代表品牌的topping-tool齒輪設計,今次就成了陀飛輪的框架。兩個骷髏頭打開時,連接的12時羅馬數字時標會被拉開,象徵一對戀人分開時就連時間都被撕裂的模樣。腕錶採用的機芯是Speake-Marin今年的新研發,三問的啟動掣在9點鐘位置,三問功能可以開關,機芯作全鏤空設計,從錶面以至錶底可以看穿整枚機芯的結構,打簧時錶底還可以看到鎚和簧的活動。
今年另一款新作One & Two的古風鏤空錶盤也造得好看,有定價較入門的鈦金版本。這次品牌的銷售代表來到香港,還帶了不少品牌已往的作品來展出,包括了Jumping Hours、Triad和Face to Face等,這些舊作都很能展示Speake-Marin佻皮的一面,和喜愛創製新的時間顯示方式。當然我們挑選的錶款價位未必很吸引,品牌的Spirit Collection的運動錶款價位其實更入門,在美國賣得特別好,但你就知道適合美國市場的,一般都不合我們的口胃,即使入門價只約六、七萬。確實也不知道品牌日後會不會以這些或許能大銷的中價運動款式作為主打,Peter離開後品牌的發展還是未知數,然而這批仍舊由Peter主理的離別作,還是可以一看,有興趣去中環畢打行的Lavish Attic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