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plication • Prestigious • Daily • Lady Geneva @2017 PART II (上)

  • BAUME & MERCIER

Clifton Club Cobra
  • CARTIER

Mysterious Hour Watch
  • H. MOSER & CIE

Swiss Mad Watch
  • MB&F

HM7
  • MONTBLANC

1858
  • PANERAI

Submersible BMG-TECH
  • ULYSEE NARDIN

Marine Tourbillon
  • VAN CLEEF & ARPELS

Lady Arpels Papillon Automate
TED YANG
CHIEF EDITOR @MING WATCH TAIWAN

 


10 Best

A.LANGE& SOHNE

Lange 31

現今唯一一枚能夠儲能31天的手動上鍊腕錶。 一上滿鍊後31天內都不用管它。Layout優雅至極,必要的資訊也都具備。這樣的錶,你上哪找去?

 


AUDEMARS PIGUET

Royal Oak Frosted Gold

你有看過哪家品牌的單一系列錶款銷量超過全球年營業額75%的嘛?應該只有RoyalOak皇家橡樹一個了。此回,這枚Royal Oak Frosted Gold女錶,據悉是為了歡慶皇家橡
樹女錶推出40週年所推出的特別錶款, 以古老黃金鎚擊技術敲打所造成的視覺震撼與觸感,讓我愛不釋手啊。

 


BAUME & MERCIER

Clifton Club Cobra

我喜歡vintage car,而Shelby Cobra這款車極其經典,Clifton Club Cobra在layout上以其識別色藍白兩色作為主要色彩,又以充滿速度與熱情的紅色加以點綴,自動盤還以Shelby Cobra的鋁圈樣式設計,此外,計時錶還是Flyback Chronograph,這樣特色鮮明的錶款售價二十多萬新台幣,你說,不該買的嗎?

 


CARTIER

Mysterious Hour Watch

卡地亞的skeleton鏤空機芯我覺得是這10年間最富現代感、最聰明的設計。以羅馬數字為支架, 不僅兼顧視讀性,也將鏤空的原則「通透」兩字展露的淋漓盡致,加上這款腕錶在走時結構用上了神秘鐘結構,看著它簡直就是一種享受。

 


H. MOSER & CIE

Swiss Mad Watch

年產量1,100只的H.Moser &Cie絕對是家小錶廠,但我認為,他們的作品能有足以與大錶廠PK的實力。今天在展場他們推出了一只名為Swiss
Mad Watch(這個錶款每年推出一枚unique piece,售價將用於公益用途),這款錶的錶殼是cheese芝士做成的,用上了特殊的冷凍風乾技術抗氧化融化。小廠歸小廠,擁有扎實的製錶技術還不打緊,具備跳脫一般市場思維的行銷手法就讓大廠傷透腦筋了。

 


MB&F

HM7

突破常規的造型讓人印象深刻,據了解,是 Maximilian Büsser在渡假時被水母攻擊後所產生的靈感。 雖然廠方宣稱Aquapod真的能防水50米,但問題是,你會戴著它下水嗎?

 


MONTBLANC

1858

功能上毫無可述之處,僅得時分顯示而已。我鍾愛它的原因有兩點,一是好看的不得了,二是價格合宜的不得了。其實一隻錶不就應該是這樣的嗎? 有古味,以1930年代的軍錶為設計靈感,就連Montblanc的CI都是用上當時的樣式,錶圈是用近來大熱的青銅製成,視覺層次感更豐富,我真的很想買一枚。

 


PANERAI

Submersible BMG-TECH

沛納海的型號多到我記不清,但這款錶讓我印象深刻到不能不列入清單內的主要原因,就是它用上了BMG-TECH這個液態金屬冷凝技術。這個廠方稱為金屬玻璃的材質,屬於大塊分晶合金,在鑄造過程中於高溫環境下經過高壓注模工序的同時施以急速冷卻,冷卻期間不過幾秒而已,為得是讓原子無法正常排列成為井然有序的規則結構,而這樣disorder的原子排列,讓這個金屬擁有高度抗腐蝕、堅硬與抗磁的特性。售價印象中是台幣37萬左右,比起其他型號,我會買這隻。

 


ULYSEE NARDIN

Marine Tourbillon

這只陀飛輪的售價為新台幣95萬左右,聽到這價錢時,我還懷疑我耳朵是否出了狀況咧。選這款錶,當然是為了售價!擒縱與游絲還是矽材質,60秒的飛行陀飛輪加上天文台認證的精準走時,在規格上比起身價幾百萬的陀飛輪競爭對手,絲毫不遜色啊,遑論Marine Tourbillon還有Grand Feu大明火珐瑯面盤。

 


VAN CLEEF & ARPELS

Lady Arpels Papillon Automate

VCA的腕錶作品在現今錶壇中是個不可多得的異數(藝術),我是真的這樣認為的。在這20年來,高級腕錶的發展都朝向多功能及高複雜化 。但VCA的錶從來不是這個路數,它們高級的複雜結構錶款要表現的是一種藝術性的詩意。這點,眾多品牌中僅得Van Cleef & Arpels達到這般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