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巴塞爾錶展專輯之Classique(下)

  • BLANCPAIN
Villeret Day-Date
  • BREGUET H.Moser & Cie
CLASSIQUE 7147
  • H.MOSER & CIE
Pioneer Central Seconds Automatic
  • HERMES
Slim d`hermès L`heure Impatiente
  • GRAND SEIKO
SBGW251

BLANCPAIN

Villeret Day-Date

個個都說自己是classic,圓形古典簡單款式也大概開到荼靡,今天還能夠吸引我的所謂simple classic實在不多,價錢超值的就更少,雅典的琺瑯面是其一,另一款就是這枚Villeret Day-Date。實用漂亮,40毫米直徑鋼殼,自動機芯有約三天動力儲備,一個錶冠就能調校時分、星期和日曆,定價只是約八九萬。十萬以下的古典選擇,這枚是首選之一。

BLANCPAIN
Villeret Day-Date

BREGUET

CLASSIQUE 7147

乍看之下不過是一只再簡單不過的小三針錶款,細看才會發現裡頭其實隱藏著大量值得玩味的細節。寶璣式指針,寶璣式阿拉伯數字,非置中的自動擺陀,機芯只有2.4毫米厚,極度簡約的設計,40毫米直徑的白金或紅金殼。光是那面潔淨素雅的大明火琺瑯面盤,溫潤細緻,已足夠令人沉醉了。定價只是約十六萬,就更吸引。

BREGUET
CLASSIQUE 7147

 

H.MOSER & CIE

Pioneer Central Seconds Automatic

有人覺得Moser越來越marketing oriented,但的而且確,他們的Concept腕錶,反傳統而行,引來很大回響之餘,成績亦十分好,把品牌帶到另一個領域。今年品牌第一次在Pioneer系列中加入鋼錶款式。直徑42.8毫米鋼製錶殼,藍色fumé煙燻面錶盤,搭載HMC 200自動機芯,2.5 Hz擺頻,動力儲備約3天,售價約$95,000。終於十萬以下都可以買到一枚Moser了。

H.MOSER & CIE
Pioneer Central Seconds Automatic

 

HERMES

Slim d’hermès L’heure Impatiente 

最有詩意的腕錶作品,就是來自梵克雅寶和愛馬仕。VCA有鵲橋有情人有花有蝴蝶,而愛馬仕則不停叫你用不同的眼光來看時間。VCA用的是意象,愛馬仕則叫你放鬆叫你想像。40毫米直徑紅金殼,大家看到兩個dial,一個是報時的時分,另一個則用來顯示響鬧時間。alarm罷了,有什麼特別?特別在旁邊的60分鐘回撥指針是倒數,在你所set響鬧時間之前的一個小時開始倒數,倒數完還會敲一下音錘,告訴你所設響鬧時間已到。Impatiente可以解做不耐煩,又可以解做期待。
所設的alarm時間,到時所發生的事,未必一定會叫你期待,可能是死線,可能是開會;但之前的一個小時,卻無論如何都會叫你如坐針氈,不管即將發生的是好事還是壞事。愛馬仕心裡想著的一定是喜事吧。
否極泰來,喜事又好,壞事都好,都積極面對。而等候,才是最美最值得細味的一回事。沒有經等候而獲得的幸福,又怎會是幸福呢?買這枚好不好,好啊!多少錢?我猜大約三十萬吧。

HERMES
Slim d’hermès L’heure Impatiente

GRAND SEIKO

SBGW251

今年是Grand Seiko值得慶祝的一年,因為精工決定把Grand Seiko獨立起來,以後不會再在Grand Seiko的腕錶上看到「Seiko GS」,而是只有Grand Seiko作為一個獨立品牌。為紀念這件盛事,品牌特別推出了一款復刻腕錶,設計完全忠於當年推出的第一款Grand Seiko。錶殼直徑38毫米,有999鉑金、黃金和鋼三個版本,搭載Caliber 9S64手上鍊機芯,準確度達到-1至+4秒,動力儲備約72小時。鉑金版限量136枚,售價約$240,000;黃金版限量353枚,售價約$140,000;鋼版限量1,960枚,售價約$46,000。如果我有錢,一定買鉑金版,不用多想。

GRAND SEIKO
SBGW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