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家與差利卓別靈

  • 積家與差利卓別靈
TEXT & PHOTO:楊文翰

到巴塞爾看新錶之前,去了Vevey看差利卓別靈的故居兼博物館,去了Vallée de Joux
看積家錶廠,又去了Lausanne看漂亮的日落湖景。


卓別靈的世界

差利卓別靈是世界上最經典的電影演員和導演之一,年輕的我不知道,但有我這把年紀的,應該無人不認識他。他1889年在英國出生,年幼時父親失踪,由母親獨力照顧,家景貧窮,9 歲未夠便得出來謀生,也有從事表演工作。到19 歲時被帶到美國,開始其荷里活演藝生涯,多年來他自編自導自演過多套電影,更成為美國最著名的電影人之一。可惜受到醜聞和政見不同的影響,他和家人在1953 年被逼離開自己渡過黃金歲月的地方,搬到瑞士的Vevey 生活,直至1977
年離世。
Chaplin’s World 的所在位置,便是差利卓別靈搬到瑞士時定居的地方。2000 年時經一班有心人發起,再經歷多年的籌備和修建,於去年四月底時才正式對外開放。這裡有一大片花園;有改建成博物館的大宅,裡面保留了差利起居生活的地方,例如大廳、睡房、書房,甚至浴室;還有多個差利曾經拍攝過的電影場景和一些製片工作室。展覽內容十分豐富和有趣,對這位一代電影偉人的生平有興趣的話,很值得花一整天到這裡參觀,看累了,這裡有間餐廳,也有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地讓
你可以舒展一下身心。為什麼要花一些篇幅去講差利卓別靈和Chaplin’s World呢?跟積家有什麼關係?積家是Chaplin’s World 的合作伙伴,因為這裡有兩件物件,與積家息息相關。

 

愛因斯坦是差利的好朋友


響鬧腕錶

早於1953 年差利搬到瑞士定居時,當時的州政府為了要表揚他對電影業的偉大貢獻,特別向他致送了一枚積家的Memovox 響鬧腕錶,更在黃金錶殼上刻上﹁Hommagedu gouvemement Vaudois à Charlie Chaplin – 6 Octobre1953﹂的字樣。到1977 年他去世時, 他的兒子Michael Chaplin 繼承了這枚腕錶,並在結婚時轉送了給妻子。後來於2013 年,這枚腕錶又再次出現在Michael 女兒Carmen Chaplin 所導演的一套短片《ATime for Everything》 中。最近積家就把這枚Memovox 響鬧腕錶修復好,讓差利的家人可以把它放於Chaplin’s World的大宅博物館內展出。
差利的Memovox腕錶

空氣鐘

到1972 年,瑞士攝影記者協會向已故的差利卓別靈頒發「Caméra Souriante」(smilin gcamera)獎項,以表揚他對待傳媒的友善態度,並向他致送一座積家的Atmos Clock空氣鐘。

玻璃櫃裡放滿了空氣鐘

空氣鐘的風琴式金屬鼓


現時積家便借出一座相同型號的空氣鐘,在大宅博物館內展出。遊覽完Chaplin’s World,我們便到Lausanne 的酒店check in, 幾經辛苦捱過jetlag,吃完晚飯便回酒店倒頭大睡。第二天一早起來,驅車到Vallée de Joux,參觀積家錶廠,第一站看的,就是空氣鐘的製造基地。一進入這個工作室,面前看到的是兩排大玻璃櫃裡放滿了空氣鐘,有新造的,有客人送來維修的。我們被禁止近距離拍攝空氣鐘的原貌,積家的品牌代表解釋說是因為有些空氣鐘是客戶特別訂製的,獨一無二,刊登出來的話,有機會侵犯了客戶的私隱,他們可能會不高興。雖然那些客戶可能未必會看到我們的雜誌,看到的話又未必讀到我的文章,但這樣的安排我又覺得絕對可以理解,那就不拍了。那麼拍什麼好?品牌特別預備了一些空氣鐘的結構模型,用來為我們講解它的運作原理。其實基本原理不算十分複雜,簡單來說,空氣鐘內有一個風琴式的金屬鼓,裡面的特別氣體對溫度十分敏感,少許溫度變化都會令氣壓改變,使金屬鼓膨脹或收縮,從而為座鐘的發條鼓上鍊。至於空氣鐘的走時準確性,就得依靠一條很幼的合金絲所懸吊的金屬擺陀來控制。但據聞這條合金絲十分易斷,所以在搬運空氣鐘時要加倍小心。其實早於17 世紀時已出現利用氣壓和溫度改變而推動的鐘,而這種空氣鐘則於1928 年由瑞士工程師Jean-Leon Reutter 所發明。積家就在1935 年開始生產空氣鐘,並於1936 年推出第一款自家設計的空氣鐘。品牌更於2008 年起,找來當代著名設計師MarcNewson,為他們設計了三款空氣鐘,包括Atmos 561、Atmos566 和Atmos 568。

製錶的四大裝飾工藝

用來做機刻花紋的機器
機刻花紋
琺瑯工藝

 

寶石鑲嵌
看過Atmos Clock 的工作室,下一步是參觀積家的Métier Rares Atelier,那裡就是做製錶四大裝飾工藝的地方,包括琺瑯彩繪、手工雕刻、機刻花紋和寶石鑲嵌。這些都是需要天賦、經驗和耐性的傳統工藝。積家把四大裝飾工藝整合在這個rare crafts 工房裡,再把各個領域以玻璃整齊有序地分隔開,但又彼此息息相關。這裡大師如雲,30 位工匠個個都練得一身好武功,他們各自在自己的木製工作檯上,專注著自己的工作。其實要用文字去形容他們的工作、所需要的技巧,實在是很困難的事。例如工匠要控制一塊金屬錶盤,在手動機器上刻上井然有序的線條花紋,用力的深淺,控制錶盤與機器接觸面的角度,都會影響機刻花紋的效果。據聞積家有三部傳統的人手機刻花紋機器,但暫時就只有一位資深工匠可以完全駕馭這三部機器,可想而知所需的技術有多難。又例如,手工雕刻和鏤空工藝,除了裝飾以外,還跟其他製錶工序環環相扣,雕刻可以影響寶石鑲嵌,鏤空可以影響機芯安裝,可想而知,除了美觀之外,準確性也十分重要。至於琺瑯彩繪的難度,也不需要我再多講了,是我們粉絲的,應該都會讀過我們介紹過很多次不同種類的琺瑯工藝。但不得不提的是,要把一幅畫縮小畫在錶盤上,還要畫得一模一樣,其實沒有幾多個人可以做得到。之後我們還參觀了寶石鑲嵌,看著工匠先用工具在錶殼或錶圈上雕出鑲孔,然後再把鑽石一顆一顆的鑲上去。我只知道,如果由我來鑲,首先在雕孔時,我已經被工具插穿手,就算安然無恙,我估在鑲石時,鑽石會不知彈到哪裡去,還是算了吧。為了不打擾工匠專心工作,積家特別安裝了攝影機,參觀者可以透過入口處大圓桌上的電視,即時近距離看到工匠的工作過程。不過我們仍有幸獲批准進入工房,再近距離一點欣賞他們的超凡工藝技巧,也可以拍照和跟他們傾談。

解構複雜機芯

Duomètre Sphérotourbillon
Reverso Gyrotourbillon 2
離開Métier Rares Atelier,我們去看大複雜腕錶。來到Grande Complications 組裝部門,由高級製錶師為我們講解積家一系列複雜腕錶的基本結構。提到積家的大複雜功能腕錶系列,很容易會聯想到Hybris Mechanica。這個系列推出以來,一共推出過十多款不同作品,有Gyrotourbillon、Duomètre Sphérotourbillon、Minute Repeater、Celestial Tourbillon 加Minute Repeater的Grande Complications 等。我們就仔細看過Duomètre Sphérotourbillon 和Reverso Gyrotourbillon 2,也聽過製錶師的詳細講解。原來,每一枚錶的機芯組裝,都由一位製錶師全程負責,由零開始,直至腕錶賣出,他們與這枚錶的連繫都還未完結,因為如果腕錶要回廠維修或保養,仍然會是由該位所屬的製錶師負責,可謂天長地久。

品牌博物館

積家全新裝修的Heritage Gallery
上世紀30年代的Reverso女裝腕錶
二戰後期推出的Memovox腕錶
古董時計復修工作坊的製錶師
聽完講解, 我們去到品牌的全新博物館HeritageGallery。這座歷史展覽廊設於積家錶廠歷史最悠久的建築物內,佔地超過500 平方米,設計以簡約為主,採用白色色調襯以淺色橡木地板,光線充足。歷史展覽廊展出了品牌創立以來多款時計和腕錶,例如多枚古董袋錶、Atoms Clock、Reverso 系列腕錶、Geophysic系列腕錶等,還有品牌自1833年創立以來所創作的1,262 台機芯中的其中340 款,都可以在這裡見得到。除時計和腕錶外,這裡還設有歷史檔案室和古董時計復修工作坊。歷史檔案室內藏著品牌的許多珍貴歷史資料,包括登記簿、文件、舊書籍等,雖然你不可以揭開書籍逐一細讀,但你仍然可以發現積家在19 世紀時,是重要的機械機芯供應商之一,他們曾為百達翡麗的一枚袋錶提供機芯。歷史展覽廊還展示一個昔日用以放置多種不同製錶工具的古老收藏櫃,現在已經難得一見。看完地下的展覽,你可以去到一樓,隔著玻璃欣賞製錶師在古董時計復修工作坊內工作。積家是少數仍然以傳統製錶方法來復修古董作品的品牌,他們會致力保存腕錶和機芯的原貌,例如當發現未能修復部份的零件而可以更換的零件已沒有庫存,製錶師便會根據設計圖重新製造該件零件。如果你是積家的粉絲,又擁有他們的古董作品,不妨問問他們可否讓你來這裡參觀一下,你會更加喜愛這個品牌。
約1900年代由百達翡麗為Tiffany造的袋錶,內裡裝有積家機芯。


手工雕刻的體驗

看完空氣鐘,去過Métier Rares Atelier 和Heritage Gallery,之後就來讓我們親身體驗一下究竟手工雕刻有多困難。品牌特意安排了一堂基本的手工雕刻課堂,並由他們的雕刻大師教導我們如何以正確的方法和手勢,用雕刻刀在金屬片上刻上圖案。我們的功課其實就只是在積家的「JL」標誌中間刻一條直線,當然了,原來只刻一線直線也可以很困難。之後就是自由發揮的時間,你可以在金屬片上刻上任何喜歡的東西,我都不知刻什麼好,只是隨意畫畫,但原來刻直線難,刻圓圈更難,唯一慶幸的是我沒有被雕刻刀傷手。完成我們自己的作品後,他們更很有心思地為我們的金屬片繃上皮繩加上鐵圈,成為一個漂亮的鎖匙扣。
我的雕刻作品

日落湖景

旅程完畢,回到Lausanne的酒店休息,離晚飯時間還有個多小時,相約兩位要好的行家朋友,到著名的LakeLeman 閒逛一下, 這裡就是我們一直誤稱的日內瓦湖。到達湖邊,看到一大群人從地鐵站走上來,趕往湖邊的碼頭方向,我們好奇地去查探為何他們要趕去碼頭,後來發現原來Lausanne 的對岸,就是法國的小鎮Evian,對!就是那個法國礦泉水品牌的發源地。一湖之隔,船程約廿多分鐘,法國生活指數比較低,瑞士工資比較高,法國人又或者瑞士人,每天就是坐船往返兩地,一於瑞士賺錢法國花,生活應該會好一點吧。這讓我想起之前有香港人在香港工作深圳居住,不過現在都不可能了,深圳的生活水平越來越高,房子越來越貴,在哪裡住都好,生活都不會容易。不如就移民瑞士吧,Lausanne 的日落湖景漂亮到不得了,我不怕凍不怕悶,試下在積家錶廠找份工作,我做得啲咩呢?做鬼都唔靈。
Lake Le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