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大嚿叉燒

  • From left to right: 
ULYSSE NARDIN
Classico Manufacture
錶殼:鋼
尺碼:40mm
功能:小三針、日曆
機芯:自動
價錢:$58,500| 

PARMIGIANI FLEURIER
Tonda 1950 Steel
錶殼:鋼
尺碼:40mm
功能:小三針
機芯:自動
價錢:$79,500|

BLANCPAIN
Villeret Ultra-Slim Automatic (6651)
錶殼:鋼
尺碼:40mm
功能:大三針、日曆
機芯:自動
價錢:$79,000|

CHOPARD
L.U.C XPS 1860
錶殼:鋼
尺碼:40mm
功能:小三針、日曆
機芯:自動
價錢:$66,000
  • From left to right: 
GRAND SEIKO SBGW253 錶殼:鋼 尺碼:38mm 功能:大三針、3日鍊 機芯:手上鍊 價錢:$42,800 || Habring2 Felix 錶殼:鋼 尺碼:38.5mm 功能:小三針 機芯:手上鍊 價錢:$42,800||
BVLGARI Octo Finissimo Automatic 錶殼:鈦金屬 尺碼:40mm 功能:小三針 機芯:自動 價錢:$97,800||  PIAGET Piaget Polo S 錶殼:鋼 尺碼:42mm 功能:大三針、日曆 機芯:自動 價錢:$76,000||
  • H. MOSER & CIE 
Pioneer Central Seconds Automatic 
錶殼:鋼
尺碼:42.8mm
功能:大三針
機芯:自動
價錢:$95,000

同事聽見我用叉燒來比喻腕錶,既大皺眉頭,又大惑不解。我反而不明白他們為什麼不明白,你以為叉燒很cheap?你以為整靚叉燒好容易?你以為有錢人都不吃叉燒?

佘宗明   Photo: Lewis Wong

出示身份證還不能真正宣示港人身份,沒身份證不一定不是香港人,但不吃叉燒就肯定不是在香港長大,不是土生土長。相比雲吞麵,叉燒更能代表香港飲食文化。周星馳的最大功績不是創作了無厘頭,也不是當了廣東省政協委員,他都搬到內地去了;但至少他留下了黯然銷魂飯,肯定了叉燒的地位。
叉燒是每一個土生土長香港人的comfort food。如果你去外國生活久了,能夠吃到一塊地道的叉燒,你就會明白,那一塊肉滿載的除了肉汁蜜糖,還有鄉土的味道。叉燒難做嗎?我不入廚,不知道。可能不難,但要弄一塊好叉燒出來,就一定不容易。要色香味俱全,要有光澤,不能乾巴巴不能瘦巴巴,要帶點肥要稔要軟硬適中,要有一點厚度,要鬆化,不能太甜太膩,要有點焦要香口,有雪味當然要DQ啦。
把叉燒比喻機芯,就是因為叉燒跟機芯一樣,至少對港人來說,誠不可或缺;可質素卻有宵壞之別。哪裡的叉燒最好?我不敢妄評,我不會說屋邨燒臘店或連鎖快餐店的出品就不好;但量多,不夠矜貴就是了。酒店的中菜廳或其他什麼富豪飯堂的出品就一定好?不一定,但至少限量。而且吃裝修,享服務,高級食肆那一碟叉燒就好比自家製的基本機芯。不用魚翅花膠,一碟好叉燒已能盡顯大廚功架;同樣一台好的in-house機芯,不用複雜功能,已能彰顯錶廠的定位和能力。
一般人要吃叉燒,就是幫襯附近的燒臘店或連鎖快餐店,酒店叉燒貴。幹嗎貴?可能是黑毛豬,而且必須是里脊肉,再加什麼有機蜜糖;不過最重要是因為量少,酒店裝修豪華,租金又貴,人工又高,自然不可能幾十塊一斤(今天連鎖快餐店也索價一百塊一斤了)。那麼如果可以用相宜一點的價錢就吃到酒店質素的叉燒,是不是很吸引呢?你是否也流口水呢?其實也並非完全沒可能,只消把酒店的叉燒拿出來外賣,應該可以便宜一點吧。不用把裝修和人工加進去,不是應該可以便宜一點嗎?你會想買嗎?
一些自家機芯,因為量少,而且質素高,再加上通常都是用貴金屬錶殼,動輒都過十萬以上;但如果換了個鋼殼,不是可以便宜一點嗎?喜歡錶的,都是欣賞機芯的造工,不一定要金殼的。那麼以前可能只有金殼款式,但現在則多了鋼殼選擇,裡面都是優質的自家機芯,這不是很好嗎?你會想要嗎?近年,就是多了這類選擇。簡直就好像到快餐店吃酒店叉燒一樣,你會有興趣嗎?我就好雀躍好期待啦。
Classic Watches with in-house Movement
伯爵基本上只造金殼腕錶,二千年初的時候罕有地推出過一款叫Upstream的鋼殼款式,只維持了兩三年,之後十多年來都沒有再推出鋼殼產品,直至去年Polo S面世。以前只會在金殼裡出現的伯爵自製機芯,今天在鋼殼的Polo S裡也找得到了。蕭邦由1996年開始生產自家製的L.U.C機芯,第一台1.96當年仍是少眾(今天其實都是),但老外也是到今天才開始識貨,知道是寶,開始有人想找回當年這枚用珍珠陀小三針的L.U.C 1860。機芯有齊天文台認證和日內瓦印記,70小時動力儲備,鵝頸微調。過去L.U.C機芯都沒出現過在鋼殼身上,到今天終於有L.U.C XPS 1860。
寶珀有鋼殼選擇,可只限運動型的五十噚,過去斯文的Villeret都多用金殼,可今年都推出鋼殼版。Parmigiani也一樣,過去只有運動款式才會備鋼殼選擇,今年Tonda 1950也是第一次有鋼殼版。雅典的鋼殼不是千載難逢,但竟然有琺瑯彩錶盤,自製機芯加琺瑯面,定價更在八萬以下,找遍全宇宙也找不到第二枚吧。寶格麗的Octo Finissimo Auto已經讚過好多次了,史上最薄的自動機芯,用鈦金屬殼,配皮帶的話,定價都只在十萬以下。
經過二十年的盛世,過去不少本來只做裝嵌的品牌都擴充廠房,生產自家機芯。以前in-house機芯被視為衡量品牌優劣的圭臬,今天幾乎個個品牌都有生產機芯的能力,自家機芯不再是新鮮事。今次找來一些配備自家製機芯的鋼殼款式,主要是因為近年市場上出現了一些可以說是貼地版。以前高高在上的,今天都要貼地了。某些品牌一直都有用in -house機芯的鋼殼款式,這些品牌,就恕我們不能一一盡錄了。揀來Grand Seiko,其實他們一向主打都是鋼殼,但沒辦法,我們偏心,我們就是喜歡Grand Seiko。Habring2也以鋼殼款式為主,找來Felix,因為它曾經贏得2015年GPHG的最佳入門腕錶獎。唯一可惜是借不到H.Moser & Cie今年推出的Pioneer Auto,新的HMC200自動機芯,大三針,三天動力儲備,42.8毫米鋼殼配膠帶,定價約十萬。以前H.Moser & Cie 作品都多是金殼,這是他們第一枚regular的鋼殼款式。
不須要啖魚翅,天天吃花膠也很膩吧。吃叉燒?每兩三天吃一次一點也不成問題,靚叉燒可算是可以代表香港的iconic food。要買好錶,自家機芯,即使是鋼殼,都已經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