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認識的GS

  • Grand Seiko Reedition
  • 61GS
  • 45GS VFA
  • 61GS VFA
  • The first Grand Seiko 1960
  • Astron, the first quartz watch
  • Grand Seiko Spring Drive
  • Grand Seiko 44GS
  • Grand Seiko Spring Drive 8 days
  • Spring Drive Minute Repeater
  • Spring Drive 8 days
  • Spring Drive Sonnerie

最初的目標就是要造一枚又準又耐用的錶出來。目標好簡單,但過程就好艱巨。

佘宗明   PHOTO: LEWIS WONG

第一枚Grand Seiko可以準確至每天快12秒慢3秒,動力儲備45小時,不是很厲害?老兄,那時是1960年。4年後,第二代GS面世,有日曆,可防水五十米(瑞士也是從五十年代中期開始才有自動轉換日曆的腕錶)。1967年著名的44GS面世,同年還有他們第一台自動GS機芯62GS。1968年更推出自動Hi-Beat的61GS和手動Hi-Beat的45GS,並贏得當年日內瓦天文台錶比賽,成為當時全球最好的機械錶。
Form follows function,GS的目標是準確實用,於是設計也追求簡單直接,去蕪存菁。不過最重要一點是要清晰易讀。其實我都不明白,怎樣才算legible?立體?簡約?看著GS,就是覺得好看,順眼,鮮明,原來秘訣是光影的配合。不單是錶殼,就連指針和時標也有多面,能反射光影。這樣就變得閃爍,變得清晰易讀。44GS一錘定音,由此奠下Grand Seiko的設計原則,有九大重點。1. 12:00位置是雙時標,2. 所有時標都要多面立體,3. 光面錶圈,4. 兩面切割面的錶殼,5. 嵌入式錶冠,6. 平坦的錶盤,7. 多面的時分針,8. 弧形的錶殼線條,9. 傾斜的錶殼面和錶圈底部。難得設計一絲不苟,更難得是可以一直貫徹始終。
造型是立志,機芯真的準確才是篤行。1969年已經推出自動的61GS VFA和45GS VFA,可以做到每天誤差在正負兩秒以內,VFA代表Very Fine Adjusted(今天如果經特別調校,錶面上就會寫著Special)。現在他們更找到Spron這種全新的合金,彈力更好,亦更持久;結果讓發條游絲可以有更好的扭力輸出,而且亦更耐用。亦因為動力和扭力都充足,所以可以讓擺速提高到5 Hz,換言之可以更準確。今天的GS Hi-Beat就是比很多瑞士腕錶都更準。

回到最初

我們返回130多年前。幹嗎會有精工的誕生?幹嗎會有Grand Seiko的出現。一切都是為了趕上時代的步伐,為了向前,為了不落人後。
日本曾經鎖國,實行海禁政策。由1663年開始,由德川家族掌政的江戶幕府時代,日本就限制外國人到訪。最初是為了阻止基督教的傳入,後來就連海外貿易也影響到(那就是日本尊王攘夷的時代,漫畫浪客劍心和山田洋次的武士三部曲電影都是那個時代為背景)。海禁到1854年結束,之後明治維新,日本人認識到西方科學的進步。除了西方的船堅砲利,其他西方產物都一樣代表著文明的進步。而1881年創立的服部時計店便是回應社會對進步文明對先進科技的渴求,同時亦成為了時代進步的象徵。經歷二次大戰,日本矢志要趕上西方的步伐,不斷自強,六十年代面世的Grand Seiko就是為了要跟瑞士的天文台錶看齊。而1969年Astron的出現,標誌著石英錶時代的來臨,就更為全球製錶業帶來翻天覆地的轉變。
又漂亮又準確,又標誌著科技的不斷進步,這就是Grand Seiko的使命和象徵意義。但我今次只想說一個重點。一切都是打磨。不熟悉腕錶的常常問我,幹嗎今天的錶可以這麼貴?好錶跟沒那麼好的有什麼分別?何謂高級腕錶?如果要一言以蔽之,就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打磨。高級腕錶之所以高級,就是因為打磨。因為打磨花時間,因為打磨靠人手。但更根本的重點是,打磨好,才準。
齒輪打磨得好,各齒輪之間的嚙合才會順暢;而smooth,就省力。省力,就不浪費power。有足夠power,就有足夠扭力,讓擺輪可以維持正常擺輻,這樣錶就準。另外,打磨好,嚙合得順暢,就少磨損。少磨損,就沒有金屬屑。沒有金屬屑,潤滑油就維持良好的操作狀態。那麼機芯準之餘,又耐用,不用常常抹油。所以說到底,高級與否,關鍵就是打磨。而Grand Seiko就是內內外外,都打磨漂亮。講完。
大家也認識日本人的一絲不苟,不用多言。GS的打磨質素,就是比百分之九十九(沒有99都有98)的瑞士出品還要好。

邁向未來

功能實用準確,設計簡潔清晰,Grand Seiko的作品全是simple and pure?非也,GS也有華麗的一面,也有高科技的一面。Credor就是華麗的化身,Galante追求前衛的外型設計,而Spring Drive就是高科技的表現。
Grand Seiko是精工引以自豪的產品,而石英技術更可以說是他們的基石之一。日本人就是有這種特質,他們總可以將兩樣極端的東西放在一起。日本人本身就是很著重傳統,他們還是會穿和服,會有百年老店,會有蒸氣火車;但同時他們又很前衛很破格,有電動遊戲,有機械人,有電動馬桶。新與舊的配合,傳統與科技的共融,這就是日本,這就是Spring Drive。
機械錶的毛病是什麼?機械錶最叫人頭痛的地方就是擒縱系統,磨損大,擺輪游絲會受碰撞、磁力和溫差影響,所以瑞士品牌就發明矽製部件,最近Zenith更發表全新的擒縱設計,但這一切其實一樣都有後續的問題,都一樣未能確保將來的sustainability。好了,既然擒縱是問題;沒有擒縱,自然問題就迎刃而解,一了百了。石英錶有什麼問題?大家就是不想換電,不喜歡電池沒電。那麼如果不用電池,不就一了百了。一樣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但機械錶怎可以沒有擒縱?石英錶怎可以沒有電池?解決方法就是Spring Drive,就是將機械錶結合石英技術,就是hybrid。汽車用電油,不環保。電動嗎?巡航力不足,充電又麻煩,又花時間;於是今天我們又回到混能的技術上去。那就既可慳油,又確保有足夠的巡航力,又可解決充電的問題。
大家會擔心電路版和線圈的壽命,不過瑞士那些矽製部件一樣會過時。若干年後一樣可能再沒有矽製部件,再沒有人可以把這些零件造出來。不過今天科技發展一日千里,將來會怎樣實在沒有人可以預測得到。但我相信,傳統工藝一定會給保留下來。將來的世界愈高科技愈冰冷,我們就愈需要傳統愈需要溫暖人心的東西。所以我可以斷言,今天有獨立製錶大師千方百計去搜羅卓越的舊機芯,然後翻新改造;將來亦一定有大師級的錶匠願意把SD機芯改頭換面(假如萬一在你有生之年,精工不再存在;又或者幾十年甚至一百年後,你的後人仍然想保留一台SD機芯,但精工已消聲匿跡;雖然這可能性不高)。如果是複雜的SD機芯的話,將來的製錶大師一定發夢都想找到一台,這個我可以向你保證。

華麗轉身

Spring Drive不但代表高科技與傳統的結合,更是精工最華麗的傑作,因為所有最華麗的作品,都是用Spring Drive技術的。他們的自鳴、三問,還有自動的八日鍊9R01機芯,都是鍊驅的。
一般的Spring Drive機芯已經可以做到每天正負一秒的精準度。三個發條鼓的9R01就更厲害,每天誤差正負0.5秒。我跟你說,大部份長動力機械錶都不太準,這枚應該是唯一的例外。幾乎全夾板(因為不用讓擒縱系統露出來以方便微調;但不用全夾板,看來純粹是因為美觀需要),動力儲備顯示在錶背。43毫米直徑,第一款推出的是鉑金殼白面,第二款是紅金殼黑面。前者約四十餘萬,後者約三十餘萬。沒能力買Spring Drive的自鳴,有這一枚都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