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愛上綠

  • (左)Oris Diver Sixty-Five、(中)Sarpeneva K3 Northern Stars、(右)Piaget Altiplano 60th Anniversary
  • Urwerk EMC Time Hunter
  • Moser Endeavour Concept Cosmic Green
  • Grand Seiko Hi-beat GMT
  • Richard Mille 59-01
  • Rolex Day-Date
  • Rolex Milgauss
  • Sarpeneva K3 Northern Stars
  • Rolex Submariner 116610LV
  • Rolex Submariner 116610LV
  • (左)Panerai PAM 735、(右)Panerai PAM 737

 記得小時候,不知是姨媽還是姑姐問過我,喜歡什麼顏色;都不等我答,她們就嚷著,宗明很喜歡紅色唷。到大了,黑才叫型,於是我四十歲之前都不敢穿黑色。為方便,衣服佩飾一般都是黑白灰藍。但其實,我最喜歡,綠。

佘宗明   Photo:Lewis Wong

至尊寶問點解會鍾意一個我討厭嘅人,俾一個理由我。菩提老祖問:鍾意一個人要原因嘅咩?喜歡一個人,也許還有跡可尋。喜歡一種顏色,就真的隨心而發,不假思索,亦不會問點解。要問點解喜歡一種顏色,可能百思不得其解;但問點解討厭一種顏色,就真的可以細說從頭。沒道理喜歡綠色,討厭才對,而且大條道理;因為當年的校服就是綠色。毗鄰是還未搬校址的聖貞德,跟我母校同樣是和尚寺。我們夏天穿白色長褲,他們穿淺藍色長褲;冬天雖然都一樣穿灰色長褲,但我們的校褸是綠色,他們的校褸是藍色,像大人的西裝,哪有人穿綠色西裝褸?阿婆話紅紅綠綠,馬騮衣服。初中時不愛穿校褸,九度都只穿一件羊毛V領過頭笠,凍死罷就。到做童軍,後來才知海童軍制服是白衫加藍短褲,空童軍就穿淺藍衫和深藍短褲,都比陸童軍的卡其色衫襯綠色短褲有型一千倍一萬倍。可惜沒辦法,學校就只有陸童軍。也不是完全沒選擇,Red Cross的藍色制服也比童軍的好看。但我想去露營嘛,去做義工去學急救?唯有穿馬騮衣好了。
小時不會懂得珍惜,失去了才會追悔;不過也許我特別老氣橫秋,到大學已經懷緬中學的日子。當年借了家姐男朋友的綠色軍褸來穿,MA-1的款式,一直不還。後來又買了一雙爬山短筒boot,都是綠色的。之後整整四年,我都一直穿著MA-1軍褸、Levis牛仔褲和爬山靴上學,幾乎未換過衫。但究竟為何對綠色情有獨鍾,當然無從稽考。甚至連原來特別喜歡綠色這回事,我都不曾為意。到大學畢業出來工作,到汽車雜誌上班。對法拉利紅也無動於衷,唯對British Racing Green卻有反應。名字好聽,顏色漂亮。故事由1900年的Gordon Bennett盃賽事開始,當年大會要求各參賽車要選一種顏色來代表其國家,英國米字旗原色是紅白藍,但法國和美國都一樣。後來愛爾蘭車手贏了,就拿愛爾蘭的綠色來代表英國。而這個綠色也變得愈來愈深,變成大家現在所看到的深綠色。
法拉利紅雖然都特別,但其實跟100% 紅黃差不多,可British Racing Green就更獨特。綠色本來就是小眾,這種深綠色就更少見,放在其他東西上未必好看,但放在車上效果卻十分搶眼。但亦可能只有少數人才會這樣認為。也許因為對英式事物特別眷戀,愛屋及烏,對這個英國綠也特別愛護有加,而且覺得英國車髹上這種綠色可相得益彰。最經典是Jaguar的E-Type。六十年代的MGB Roadster都好,如果引擎蓋上還有兩條白間,就更好。Mini還是要這個綠色才好看,才original。揭燈的MX-5都有點兒積架的影子,都是襯這個英國綠才好看。Edmond前幾期說過不少人喜歡收藏法拉利,我覺得如果有人專門收藏綠色的英國車都幾有趣,不過應該沒有人這樣傻。
喜歡這些髹上British Racing Green的開篷跑車,但也不為意自己原來對綠色特別有feel,直至最近看到一批綠色面的錶。不過真奇怪,綠色錶不是今時今日才有。對古董錶沒認識,光說近代的好了。大約2003年的時候勞力士推出過綠圈黑面的Submariner,掀起近代第一波的勞力士炒賣熱潮。之後錄鏡閃電針又炒過,Deep Sea還在炒,最新的當然還有編號116500LN的瓷圈鋼殼Daytona。當年那枚綠圈的116610LV,定價約三萬餘,炒過上五六萬。當年沒買,一來沒錢,二來也怕跟風。但到日本見到現貨,還是心思思的。昔日11610LV的炒價到今天已回落,二手的由三萬餘至六萬餘不等;可入替的綠圈綠面116610LV卻仍然一錶難求。勞力士的Corporate color就是綠色,跟racing green差不多。也不知是不是這個原因,綠色的勞力士都漂亮,綠面黃金殼連鏈帶的Daytona 116508漂亮,還看過一枚綠面白金殼的Day-Date,超想買。
想起為green dial做一個summary,觸發點其實是沛納海的三枚特別版,分別是PAM 735、PAM736和PAM737。PAM 735是45毫米的鈦金屬Radiomir殼,裡面是自家手動八日鍊機芯。PAM736是Radiomir 1940鋼殼,47毫米直徑,大口徑的手動三日鍊P.3000機芯。PAM737是44毫米鈦金屬殼,Luminor 1950款式,P.2004機芯有齊單按鈕計時、GMT和八日鍊功能。最先是由一位收藏家告訴我將會有這個boutique exclusive的限量版,我都一頭霧水,聽都未聽過。因為不知道,所以特別好奇,特別記掛。到見到真身,才驚覺自己原來如此喜歡綠色。後知後覺,其實當年的Bronzo都已經是綠面,第一代的PAM382是綠面,第二代的PAM 507都是綠面,過去都未曾牽腸掛肚,可今回的PAM 737,就教我朝思暮想。你看,都是別聽我說,完全是盲公竹。
遂找來其他綠色錶面的,有伯爵的Altiplano,有Sarpeneva的K3 Northern Stars,有Oris的Diver Sixty-Five,還有H.Moser & Cie的Endeavour Concept Cosmic Green款式,甚至有Urwerk那鍍上綠色陶瓷塗層的EMC Time Hunter,又有Richard Mill的59-01和RM 67-02。專門收藏綠色錶面的都好有趣哩。假如還有《挪威的森林》裡的小林綠,就更加無得頂喇。